来自?娱乐?2020-01-30 18:46 的文章

100块钱日老太太,十分污的小说片段,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,男友压着有节奏地顶我

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 最新篇章杂乱小说

徐丽丽只感觉胸前一凉,整个人顿时便慌了神,差点昏过去,自己连底裤都没穿,就这么敞开怀暴露在老周面前,这实在是太羞人了!

 

于是她立马将衣服紧紧裹住,手足无措的看着老周,羞红的脸说:“周……周师傅……麻烦您先出去一下……”

 

“好好好,我这就出去,这就出去。”老周已经看呆了眼,忙的点头,瞪大眼睛却是一下也不眨。

 

正这时候,门口传来敲门声,老周心底的那股子冲动瞬间被惊得烟消云散。

 

徐丽丽也吓出了一身冷汗,急忙对老周说:“周师傅,您开下门,我先去换条裙子……”

 

“好好……”老周急忙点点头。

 

说着,老周赶紧扭头出了房间。

 

这时候,门外敲门声越来越急促。

 

老周赶紧把门打开,发现门外站着一个气势汹汹的中年少妇,这中年少妇看着差不多三十四五岁,年纪虽然比徐丽丽大了一点,但长得倒是真不错,身体丰满曼妙、风韵犹存。

 

中年少妇看着老周,恼火的道:“你是这家业主吗?”

 文学

老周打量她,摇摇头说:“我是干活的,咋啦?”

 

中年少妇皱了皱眉,问:“这家的业主呢?”

 

老周见她态度很差,警惕的问道:“业主这会不方便,你有啥事?”

 

那中年少妇怒道:“我是他家楼下,他家的厨房漏水,把我刚弄好的橱柜泡坏了!”

 

“啊?”老周愣了愣,脱口问道:“厨房漏水?这家也没住人啊,不应该吧?”

 

中年少妇气不打一处来,说:“我还能骗你咋的?让业主跟我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!”

 

这时候,徐丽丽换上了先前宽松的连衣裙急匆匆的走了出来,开口问道:“我是这家业主,怎么回事?”

 

中年少妇冷哼一声:“你跟我下楼去看看!”

 

徐丽丽急忙点点头,老周一见如此,忙道:“那我也跟着看看去。”

 

这时候,老周也一下没了那想法了。

 

两人跟随那中年少妇来到楼下,中年少妇打开房门便领着他们往厨房走,一到厨房,指着还在滴水的天花板,气鼓鼓的说:“你自己看,是不是你家在漏水?你看这橱柜泡的,这还能用吗!”

 

徐丽丽抬头一看,顿时慌了神!

 

这中年少妇说的没错,自家确实在往下滴水,而且把人家精美高档的实木橱柜都泡坏了。

 

那中年少妇气愤的说:“我就几天没过来,刚装好的厨房就被你们家给毁了,你说吧,这要怎么办!”

 

老周也是无奈,低声对徐丽丽说:“徐老师,你在哪找的水电工?这一看就是防水没做好,而且可能管道都有问题。”

 

徐丽丽知道自己被水电工骗了,只好说道:“损失我来承担,您说个价格。”

 

中年少妇说:“我这是实木的橱柜,整套花了两万多,光是这几个吊柜就花了好几千块钱。”

 

说着,她从橱柜的抽屉里拿出几张单子,说:“你看,这上面有价格,对照一下,这几个吊柜差不多得八千块钱,我也不要求你别的,你去这家店里,给我照着原样定几个新吊柜就行了,坏掉的这些你们拿走,我不多要你们一分钱。”

 

徐丽丽一看价格,顿时急得快哭了。

 

她跟老公买这套房子不容易,俩人一个月工资加起来才六千多,攒了三年,又从父母朋友那到处借钱才买了这套房子,眼下每个月光贷款就要还三千多,生活正是捉襟见肘的时候,这一下多了八千块钱的负担,对她来说,真是一笔巨大的负担。

 

徐丽丽急的眼眶通红,说:“大姐,八千块钱真的太贵了,能不能便宜点?我们家现在也不容易啊!”

 

中年少妇气不过,质问道:“便宜?便宜了你,我这柜子怎么办!我不管,今天我只要你们陪和这被泡坏的橱柜一样的!”

 

徐丽丽顿时流下两行清泪,看得老周心里一疼。

 

中年少妇见她哭了,忍不住说:“你这女孩真有意思,你把我家橱柜泡坏了,你反倒哭了,搞的好像我欺负你一样。”

 

徐丽丽急忙擦了擦泪痕,对她说:“您稍等一下,我给我老公打个电话。”

 

说着,徐丽丽立刻掏出手机,给她的老公打了过去。

 

电话那头传来她老公的声音:“丽丽?有事么。”

 

徐丽丽说:“我跟你说个事儿,咱家厨房没做好防水,把楼下的橱柜泡坏了,人家找上门来要咱们赔偿。”

 

“赔偿?多少钱?”

 

“八千多,是品牌的实木橱柜……”

 

“妈的这么贵!”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惊呼,随后气急败坏的骂道:“都怪你!非贪便宜乱找水电工!”

 

徐丽丽一脸委屈的说:“我那不也是想省点钱吗……咱们买房欠了那么多外债……”

 

说着,徐丽丽又道:“现在楼下的大姐让咱们赔钱,你想个办法啊!”

 

“办法?”电话那头气恼的说:“这事儿得找那个水电工去,找我们做什么?我们也是受害者!水电工不是你找来的吗,你跟他联系啊,让他承担一切赔偿!在没找到他之前,我们一分钱也不赔!”

 

说完,他便挂断了电话。

 

徐丽丽整个愣住了,那中年少妇也听到她老公说的话,气恼的说:“你们要是不赔偿我损失,我这就打电话报警,再找物业投诉你们!”

 

徐丽丽一下子哭了出来,说:“您放心,我们一定承担赔偿,不过麻烦您稍微等两天,给我点时间凑钱。”

 

老周眼见徐丽丽那我见犹怜的模样,实在看不过去,开口对中年少妇说道:“大妹子,你这八千块钱几个吊柜,对年轻人来说确实是个负担,要不这样,我来帮你修复,用更好的木料,保证给你弄得比之前还好,你看行吗?”

 

中年少妇撇撇嘴:“吹吧你就,我这是品牌货,你啥手艺,能做的比品牌货还好?”

 

老周急忙说:“不是跟你吹,我老周几十年的木匠,啥样的款式我都能做得出来,而且保准比品牌货做的还好。”

 

中年少妇皱了皱眉,看着老周问道:“你姓周?难道你是那个外号周大拿的周师傅?”

 

老周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中年少妇,不知道她怎么听说过自己,便问她:“你怎么知道我?”

中年少妇立刻笑着说:“都说你木匠活干的最好,我家装房子之前还给你打过电话,您一说姓周,我就听出您的声音来了!”

 

老周没想到自己在外还有点名气,老脸一红,说:“这下你信了?”

 

“信了信了!”中年少妇立刻喜上眉梢,道:“周师傅,您的手艺我在朋友家里见识过,那真是比买成品好多了,既然你都开口了,那这橱柜就交给您,我一百个放心!”

 

老周点点头,说:“你放心,我肯定给你弄得比原本还好,而且我给你质保十年,十年内出了质量问题,你找我,我都负责!”

 

中年少妇兴奋的点点头,又说:“周师傅,我们家还一直没买到心仪的床和衣柜,能不能麻烦你忙完楼上的活之后,也给我家打两套床和柜子?”

 

说着,中年少妇怕老周不同意,急忙又道:“您要是答应,工钱、料钱我一分不少,另外这橱柜修复的费用,我也不让这个小姑娘承担了,这点钱对我来说,确实也算不上什么。”

 

老周一听这话,看了看楚楚可怜的徐丽丽,点了点头说:“行,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干完楼上的活,就来给你家干,今天晚上我就先帮你把橱柜修一修,要是泡得再久一点,修复起来就麻烦了。”

 

徐丽丽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老周,又看了看那个中年少妇,心里激动坏了,泪眼婆娑对老周说:“周师傅,真的是太谢谢您了……”

 

老周笑着摆摆手:“没事儿。”

 

两人回到房里后,徐丽丽擦干眼泪,对老周说:“周师傅,明天你要是有时间,我跟我老公想一起请您吃顿饭。”

 

老周说:“吃饭就不必了,别那么客气。”

 

说着,老周又问她:“对了,你那条裙子还要不要修了?我去给你把拉锁装上。”

 

徐丽丽急忙问:“还能修好吗?”

 

老周拍着胸脯说:“放心,肯定没问题。”

 

徐丽丽红着脸将那条裙子拿给老周,老周将拆开的拉锁装回去,又用老虎钳调整了一个合适的松紧,随后拉上来回试了几下,果然顺滑无比。

 

“周师傅,今天正是太谢谢您了!”

 

徐丽丽欣喜不已,老周连着给自己解决了这么多麻烦,她心里感激的无以附加,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没搭对,一时冲动,抱着老周那挂着褶皱的老脸亲了一口。

 

老周一愣,徐丽丽羞臊的从他手里拿过衣服,匆忙回了主卧。

 

瞬间,老周心里开心极了,如此看来,想把徐丽丽这样的美少妇搞上手,应该用不了多久。

 

几分钟之后,徐丽丽穿好性感的连衣裙,背着一个黑色的小皮包从主卧里走了出来,她俏脸嫣红的看着老周,说:“周师傅,那我有事就先走了,今天真是您谢谢啦!”

 

老周嘿嘿一笑,说:“客气啥!”

 

徐丽丽扭着那浑圆挺翘的丰臀走了,留下老周一个人回味无穷,魂牵梦绕。

 

……

 

打扮性感靓丽的徐丽丽来到闺蜜订好的饭店,老公林耀祖已经提前到了。

 

刚见面,林耀祖便问她:“楼下的事儿怎么样了,那个水电工找到了吗?”

 

一听到他提这个,徐丽丽心里就有些不舒服,自己刚才那么无助,第一时间想找他解决问题,没想到他非但不帮自己解决,还把自己臭骂一顿、留自己在那里独自解决这件事,这哪是一个男人应有的表现?

 

说到底,还是周师傅更靠谱,毫不犹豫的就站出来帮自己解决了问题……

 

想到这儿,徐丽丽忽然觉得,刚才老周帮自己把事揽下来的时候,那坚决的表情还挺有男人味的。

 

林耀祖见她不说话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到底怎么样了?我跟你说,要真找不到那个水电工,我们可一分钱都不赔!”

 

徐丽丽心里开始有些厌恶,说:“不用担心了,周师傅帮忙摆平了。”

 

“那个老周?”林耀祖皱了皱眉,问:“他怎么摆平的?”

 

徐丽丽大概把经过说了说。

 

林耀祖听完,得意的一笑:“那敢情好,不用咱们花一分钱了!”

 

徐丽丽商量的说:“人家周师傅帮了咱们这么大的忙,咱说什么也得请人家吃顿饭,再买两条烟、买两瓶酒意思意思,你说呢?”

 

“买个屁!”林耀祖一听这话,立刻鄙夷地说道:“他一个乡巴佬,赚咱的钱帮咱出点力怎么啦?我还请他吃饭?还给他买烟买酒?美的他不行!”

 

徐丽丽有些火大:“你这人怎么这样?人家帮咱们这么大的忙,表示一下不是应该的吗?人家要是不帮忙,你以为你这八千块钱能躲得掉?楼下的要是报警怎么办?找物业怎么办?警察跟物业找上门来,你能赖账?”

 

林耀祖见徐丽丽有些生气,急忙应付道:“行啦行啦,你说得对,是该表示表示,这样吧,你问问老周今天是不是要加班干活,他要是走的晚,待会儿吃完饭,咱俩买点菜买点酒,去房子里找他,我陪他喝两杯算是道个谢。”

 

徐丽丽目瞪口呆的看着林耀祖:“你这人也太抠了吧!好歹也得去个正经饭店啊!”

 

林耀祖也急了:“那他妈那么多讲究?我给他打个电话!”

 

说完,林耀祖给老周打了个电话,跟老周说他们两口子晚上十点左右到新房找他喝两杯。

 

老周也没多想,他脑子里只想见徐丽丽,所以便答应下来。

 

晚上十点。

 

老周正在加班加点的干活,林耀祖便跟徐丽丽一起来了。

 

林耀祖在楼下大排档打包了几个菜,买了两瓶几块钱的老村长酒,进门跟老周递了根烟,两人就坐在新打好的餐桌前喝了起来。

 

徐丽丽心里觉得有些过意不去,便开始主动敬老周,之后,她自己喝了几小口酒,俏脸就红扑扑的了。

 

林耀祖酒量一般,跟老周喝了几个来回之后,就已经有了点发晕。

 

老周看了看两人,故意恭维说:“林老师,我老周最尊重的就是老师,教书育人功德无量,来,我敬你一杯。”

 

林耀祖根本就经不起捧,老周几句话的工夫,就把他捧得云里雾里,连带着半斤酒就喝了下去,很快就泛起了迷糊…… 

>>>>本文《绝世匠神》全文在线阅读<<<<

手机捕鱼游戏 炸金花app www.ahgjzw.com 捕鱼游戏平台 手机捕鱼游戏
关岭| 安达市| 石家庄市| 福海县| 巴彦淖尔市| 墨脱县| 焉耆| 江都市| 平安县| 甘德县| 玉门市| 涞源县| 卢湾区| 海伦市| 福清市|